因为文件储存和使用习惯的原因,我一直用安卓手机,现在使用的是坚果 R1 ,这部手机高度定制化的 UI 吸引了我,其中老罗深以为傲的一步和闪念胶囊功能培养了我的用户习惯。虽然锤子目前处境不容乐观,但我依然相信即使锤科不存在了,好的产品会一直被人发展下去。

题目中说到的 Apple Music 和 Google Play 就是我认为好的产品,它们有一个共同特点:「简洁」。这里的「简洁」不是简单,是指它们的表现形式让作为用户的我使用起来省心、专一、享受。

再见网易云音乐,我选择了Apple Music

我曾经是网易云音乐的忠实粉丝,因为它将音乐社交化,让我感受到自己不再是一个人听这首歌,让我看到每一首歌下面发生的新鲜故事,很多时候播放到下一首歌了,我还在翻上一首歌的评论。

但是,网易云音乐变了,我也变了。

网易云音乐

曾经在网易云音乐app里签到是单纯的签到,后面点击签到后自动跳转到商城,现在变成了「乐签」。曾经我在网易云音乐里能非常容易的体会到屌丝听音乐的快乐,现在我需要开通一个音乐包,甚至黑胶VIP才能听那些歌曲,找到以往的快乐。

以及每次打开app那铺面而来的开屏广告,虽然广告质量尚可,但依然让我感受到自己是网易云音乐的一名「客户」,而不是「用户」,也就是说它带给我的用户体验越来越差了。

许多歌曲下面的评论我也不会去翻看了,因为自己似乎已经麻木了,见了太多相似的评论,有时还需要自己去辨别真假,我累了。

所以,我选择了 Apple Music ,我这种有 edu 邮箱的用户,只需要每月支付 5 元人民币就可以享受高音质和比较全面的曲库,作为屌丝,满足了。

Apple Music

我觉得用 Apple Music 是一种享受,即使在安卓系统上。它不需要启动图,不会根据我的使用习惯精准投放广告。它会把我的资料库放在打开软件就能看到的位置,而不是网易云音乐打开后的推荐。这让我感受到拥有的快乐,是的,我拥有这款软件以及它里面的音乐,我是软件的切实用户,不是其商业化的目标。

我觉得用 Apple Music 是一种放松,即使它功能简单。现在的生活太复杂了,手机上各种软件,微信里各种公众号,让我很难从手机里抽离自己。所以每当我打开这样一款简洁的音乐软件,享受里面播放出来的音乐,愈发让我觉得纯粹的可贵。

最后,我选择了 Apple Music ,是对越来越复杂世界的对抗。

再见应用宝,我选择了 Google Play

可能是对断舍离的沉迷,我越来越无法忍受手机里臃肿的app们,我认为最大的源头就是应用宝,所以,我要离开它。

一开始我是非常拒绝应用宝的,但谁让我是腾讯王卡用户,免流量的诱惑让我上了船,现在我终于忍无可忍要下船了。在这之前是 QQ 浏览器,我也无法忍受它首页庸俗的推荐和企鹅号里让人吓破胆的各种标题,回到了夸克的怀抱。

我想用三个字总结应用宝:杂、乱、霸。

应用宝

杂的一方面是它的软件库的确丰富,几乎是安卓开发者的首选提交商店,常见常用的app里面基本上都会有最新版本。另一方面是它几乎也没有特别严格的审核机制,很多乱七八糟、非常陈旧的软件还在里面存活。

乱是指它的 UI ,就像上面说的网易云音乐一样,应用宝变得越来越臃肿。我只想单纯的下载一个软件,但是它给我带来了许多附加烦恼,在软件底部的“管理”菜单里,它把手机管家、同步助手的一些功能都集成了,但这又是阉割式的,只提供了入口,还是需要另外下载软件,所以鸡肋之余徒增烦恼。

霸是指腾讯的推荐机制,它永远是把自家应用放在最显眼的位置。我可以理解这种商业行为的正确,但不能忍受这种不客观的排行。我更需要的是体验不同开发者有趣有意思的app,而不是在腾讯意志控制下安装一个腾讯全家桶。

基于以上理由,我选择了 Google Play 。虽然它在大陆不被支持,但是我有相关途径,所以访问谷歌很顺畅。在 Google Play 里,我找到了 Apple Music 带给我的「简洁」,这是正真注重用户和开发者体验的软件商店才能营造的环境。

Google Play

我认为好的交互体验,不是让用户看清所有的环节,而是以轻松简明的方式让大多数用户达到结果,需要看清环节的永远只占少数。Google Play 做到了这一点,它给我一个进度条告诉我软件是否快要下载完了,而不是每一kb都显示出来。

当然,基于国内的环境,我会结合「酷安」一起使用 Google Play 。

也许以后,我会由于其不够「简洁」而放弃更多的国产app。

「Life is Simple.」这是我的生活信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