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本文参与我们 2018 年度征文)

2018 年,我在 Pocket Casts 上订阅收听的中英播客共计 101 档。从节目类型来看,我最喜欢的还是谈话类的播客1 ,比如博物志。因为谈话类播客里的主播或者嘉宾有着更为自然的口语表达,我也更容易从他们的观点中听出背后的思考模式。

听播客很简单,就像听音乐一样。但是,我从播客这一媒介中获得的,不仅是播客节目高级的音质,还有它输出的思考。播客输出的思考丰富了我的认知与表达,使得我在写作文章时能够像在和朋友谈话一样友好易懂。

起源

起初,我也并没有觉得播客能对我产生这么巨大的影响,只是觉得播客这一媒介用起来比文章书籍有趣,又比视频内容简单,所以大量搜集各类播客订阅收听。直到我加入选·美的志愿者团队做播客听写,我才意识到原来播客还在输出思考模式。

美国中期选举临近,选·美 一连更新了好几期。也是在做这几期播客的听写时,我有机会反复聆听嘉宾的观点,在机器听写的初稿中不断调整句子,使嘉宾的表述变得自然流畅。我当时对美国政治话题还没有深入的了解,所以反复聆听并没有给我输入过多美国政治的信息,反而让我开始在订阅的播客中寻找口语表达自然流畅的主播来学习。

口语表达自然流畅是一个极高的能力标准,因为这种能力不是学校教育得来的,而是自己培养的。还是以选·美播客为例,我听写的那几期里就有嘉宾也不能流畅地表述观点,话语中包含了非常多的用「嗯嗯啊啊」的口气词连接的句子。至于我们身边有这样的问题的人就更多了,不少人习惯用很多个「然后」来连接断句,甚至不少人讲了一大堆话却连观点都还没说出口。

之所以我不能拥有自然流畅的口语表达,是因为我缺少思考模式,写作文章也是一样2 。我在我们编辑部做实习编辑的时候还不太懂这个道理,当我写的文章不合格,@OscarLiu 和 @nerd_du 就会开导我说「多写点」。可是那时的我碍于工作和学习,完全没有更多的思考模式可以输入,自然就把选题写得越来越烂,甚至开始怕写作。

改变

我觉得不再那么怕写作这件事,是在完成两期 「交差点」 播客音频剪辑后。在结束实习工作的 11 月里,我看到了 @Jesse 在听众群招募志愿者的消息,抱着找事情做的心态就主动联系了他。后来,Jesse 不光和我分享了很多使用 GarageBand 剪辑技巧,还给我详细地介绍了「交差点」播客的制作流程。

简单地说,做播客如写书,需要各个环节协同配合。比如,选题策划要开会沟通,录音要商量时间,剪辑和混音要使用技巧,节目发布要懂代码。而我接触到的音频剪辑,只是流程中的一环。

不过,剪辑音频带给我一种全新的视角。和写稿、听写一样,我也是在不断调整每个句子,让它读起来、听起来更加流畅。在原始音频里,由于口癖、噪音而导致的口语表达不流畅的问题暴露得很明显。面对同样的问题,我选择先从比较简单的音频剪辑中寻找思考模式,也就是去搞清楚「说明白一个话题需要哪些方面的内容」。

思考模式就是句子的连接方式。说到连接方式,很容易就想到说话、写作之中最常用的连词。不错,如果能够用对连词,表达也就不会很混乱。但此时从播客中学到的思考模式,又不仅仅是连词,还有语言本身。这种语言有这样的特点,你听起来、读起来觉得顺应逻辑,符合文法。而且,这样的语言是很容易学习的,毕竟谈话类播客涉及的知识量较少闲聊较多。

剪音频就好比是改文章,我是在利用剪辑技巧优化节目最后输出的思考模式,同时把节目内容也变得更通畅。所以,在经历「剪辑」这环的工作后,我对「写作/表达能力」产生了自己的理解:首先你必须有强烈的表达欲望(提出选题),然后你得对自己思考的那些块状的内容进行排版(形成大纲),最后加强句子和段落前后的连接(输出)。

反思

那么,我表达不流畅1 又是怎么回事?我的问题就出在最后,在「输出」这个环节,我没能形成某种思考模式,也就没能让受众明白我的意思。反观那些优秀的播客,是能够输出思考模式的。

这就是我 2018 用了一年时间总结出来的一个想法,播客能够输出思考模式,而且能够帮助我更流畅地说话、写作。

尽管说话和写作属于不同的表达方式,但是我认为它们有共通的地方,就是语言都得流畅。

其实,写作写得好没有技巧,说话说得好也没有。我表达不流畅是因为我输在了最后「输出」的环节上,可是有些人连话都说不出,那我的经验也就无法帮助到这类人了。因为,要理解我上文说到的各种思考模式也算是一种天赋,如果一个新手想要理解好几种思考模式的话,不知道他们会经历什么。

可是,表达自然流畅又是那么有用,不单是在我们写稿需要,公共演讲需要它,社交媒体发言需要它。既然如此,我们又该如何尽力去培养这样一种能力呢?我的建议是给自己多输入思考模式,至于来源可以有很多,播客算是一种,书籍、文章就更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