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家都知道,梵高是艺术史上不可多得的瑰宝,他的《星夜》在3D技术的加持下,更是让人领略到他对空间与时间流动的极致把握。

但梵高生前却穷困潦倒,一生只卖出一幅《红色葡萄园》,大概 400 法郎(相当于今天的 6300~7000 元人民币)。

然而梵高死后,到如今,他的作品中已至少有9件超过2亿人民币的天价作品成交,比如2014年被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以3.77亿人民币拍下的《雏菊与罂粟花》。

梵高现象并不是个例,画家总是死后成名的现象,经常引起人们的讨论。

反过来,即使像毕加索这样生前就已经成名的画家,他的画作生前售价和死后售价也往往不能相提并论。

为什么?

今天,我们从经济学的角度解释这个现象——

为什么画家死后,他的作品更值钱?

1.稀缺性

稀缺性是投资领域一条比较重要的指标。

我们都知道货币的贬值,是由于央行的加印降准降息等行为造成的,这些行为,相当于增加了市场中的流通货币数量,造成了货币价值的稀释。

上一篇提到的纪念币等邮币卡投资品同样,过高的发行量与多次再版发行,同样会造成邮币卡产品的价值稀释。

所以,稀缺性的匮乏造成储蓄现金与投资邮币卡都不是一项好的投资选择。

而与此相对,死去画家的画作,则无法复制、无法增加,就不会稀释、不会贬值,这就产生了稀缺性。

2.信用背书

仅仅具备稀缺性,就可以成为一种投资品吗?

比如,小明画下了一幅画,等他死后,他的画就可以成为投资品了吗?

并不。

一幅画是否可以成为一种投资品,还需要具备一样关键的东西——信用背书。

正如货币是国家信用的载体。

美元背后是美国的国家信用背书,玻利瓦尔的背后是委内瑞拉的国家信用背书。

公认的艺术价值,就是一幅画的信用背书。

王中军拍下梵高的画作,不见得他有多懂艺术,但他知道,梵高的名字写在艺术史上,声名享誉全球,作品被悬挂在博物馆、被印在美术教材中,供后人瞻仰。

这跨越国籍、跨越时代的盛名传播,让梵高的作品具备着经久不衰的共识信用。

这种信用,不受国家、银行、交易所等任何第三方的影响,不受时间、战争等因素的影响,只要梵高的名字还在人类中流传,这种共识信用就会一直存在。

3.流通性

信用背书+稀缺性,让流通性也得到了保证。

无论是拍卖、典当、还是抵押,甚至是直接交易,一幅名画,往往可以突破地域、突破语言、突破时间,在全世界通行。

美国政治剧《丑闻》中,白宫晚宴上,一位想要竞选州长的富豪故意坐在副总统身旁,想要跟这位经验丰富的政坛高手请教,如何能够竞选成功。

副总统对于他暴发户的行径非常厌恶,而这时富豪随口提起自己买了一幅塞尚的画,价值一亿,但又表示是自己的属下劝自己买的,自己根本看不懂这画有哪里好。

这可把副总统气得够呛,直接怼他不懂艺术。

富豪被副总统怼完,说了声抱歉,就默默走了。

结果第二天,副总统走进自己的办公室,秘书告诉他办公室收到了一个他的包裹,不知道怎么办,就放到他的办公室了。

副总统打开门一看,赫然就是塞尚的《穿红背心的少年》。

副总统震惊了,完全不知道拿这幅价值1亿美元的名画怎么办。

这时秘书告诉他:”白宫行政部门职员,不得接受超过20美元的礼物“。

于是,副总统只能去找富豪,让他把画收回去,并表示画作太贵重,普通工作人员不敢碰,请找专业搬运团队搬走。

结果富豪说,它留在我这里是种浪费,我只是想要把它送给能欣赏它的人。

副总统被打动了,最终他拿出20美元告诉富豪:“那幅画,我要了,但不能当作礼物收下,我要买下来”。



最终两人都得偿所愿,happy ending。

总结

还记得我们在财富游戏道具:银行篇提到的货币本质么?

货币的本质是一张“假凭条”,相对的,画作也可以视为一种“假凭条”。

所以,用钱买画,就是将【国家货币形式】的财富兑换成了【画作形式】的财富。

王中军拍下梵高的《雏菊与罂粟花》,就相当于兑换了一张代表了 3.77 亿财富的巨额凭证。

《丑闻》中,富豪送给副总统一幅塞尚的《穿红背心的男孩》,就相当于送给了副总统一张代表 1 亿美元的巨额凭证。

想象一下:

如果王中军用 3.77 亿人民币兑换成委内瑞拉货币,那么如今已经贬值得连废纸都不如。

如果王中军用 3.77 亿人民币买房,那么 70 年后房产的价值如何,70 年间如果发生战争等因素,房子又带不走,都是顾虑。

相反,买下梵高的画作,相当于将 3.77 亿人民币兑换成了梵高的画作。他可以放在家中、放在保险柜中,带到任何他想带去的地方。

同样,如果富豪想要送给副总统钱,那么就是赤裸裸的行贿,无论是现金还是转账,1 亿美元都足以让副总统或者富豪被送上法庭。而相反,1 亿美元的画作,可以是一份礼物,可以直接以任何双方愿意的价格交易,这种交易,不需要像现金转账一样经过银行,不需要像房产过户一样经过交易所。

(当然,以上仅为影视案例,纯属虚构,请勿模仿。)

总之,当我们将一幅名画视为具备稀缺性+信用背书+流通性的巨额凭证时,这张凭证,不会因为美元的量化宽松而贬值,也不会因为人民币的加印而贬值,更不会因为时间和地域的变迁而贬值。

相反,越是通货膨胀,这张凭证的价值越是增加。

同时,梵高的画作还具备金融属性,可以进行典当抵押

这就是为什么画家死后,他的作品反而更值钱的原因——

因为,它会成为一种不会被稀释、不会贬值、可直接交易的货币

推荐阅读:

搭建属于自己的财富体系

财富游戏法则:经济规律

财富游戏的上帝之手:国家政策

财富游戏道具:金融工具

财富游戏道具:银行篇

财富游戏道具:保险篇

如何用保险抵御人生中的疾病风险【全攻略】

如何用保险抵御人生中的死亡风险【全攻略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