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文试图参与「数字生活改造家 —— 我的房间改造计划」征文活动…

但是好像和数字没啥关系>.<

蜗居香港,七点五平米的房间每月租金七千四百港币,平日还要朝十晚六地上班,一向也没多顾上收拾。拼房间的室友搬走以后,两张小床并排,杂物都往床上堆。东西少时还好,东西一多,就感觉睡在了废品回收站。

一只矮柜解救了我。三层抽屉一层架,物品放置由平面化为立体,还给偶尔来打尖的女友找到了镜子、面霜等的置物空间,百多块的东西,减少了很多因空间而起的争执。只是香港地方实在是小,边边角角都要计算好,不然门拉不上。

因为没有空间,所以工作的区域分外简单。就是淘宝上买的简易桌子,配上宜家一百块的台灯,虽然很便宜,但关上灯,也可以很有感觉。这就是属于我的一隅,挂的是「日间早起,夜间早眠」。

最重要的是床铺。床垫是另一位室友走后顺来的。床垫很硬,所以睡起觉来不再会塌陷进去,睡眠质量提了一个档次。当时一时的果决,带给后来许多幸福。另外还新买了被套枕套,床笠和床笠夹,都买的是好货,带上枕头,加起来花了有两千多。其实还是花少了的,每天睡这么久,花多少钱都值得。

最难忘的一觉,来自早先蹭的丽兹卡尔顿的大床。床大,被套床单都如丝绸般顺滑,早上因为这舒适的触感,我在床上翻来滚去,迟迟不愿起身。现在想起仍觉梦幻,觉得花上一万、两万都值得,只可惜没有那么大的地方可供摆放。

睡前的活动是放开电脑,读会书,禅修一阵,然后心平气和地早早入眠。手表带在手上,进入剧院模式,手机就远远放在小桌的无线充电盘上,不再去看。现在的烦恼是起床后的第一件事还是摸手机,得克服才行。

因为矮柜的缘故,现在窗台也干净了,不再是杂物一堆。抽纸就在手侧,即用即有,右侧抽湿机有些积累,买在了梅雨季节过后。中间的香薰机买来数年也没用上几回,据说薰衣草是助眠的,但这味道不和我胃口。

窗户也拉开了。外面的风景其实很好,对着海,水天一色。每逢上春节、国庆等节日,都不用去海边,在家便可看尽五色烟火,还有湛蓝的海。还有些念想的是想要遮光窗帘,还是因为有次住酒店,窗帘遮光,一宿好眠。

不过,其实最影响睡眠的还是我自己。是我的呼噜。睡眠呼吸障碍其实是一种疾病,因为咽喉肌肉的过度松弛,导致气流无法畅通流转,脑部缺氧,是以睡的时候转辗反侧,醒的时候头晕头疼。已经预约了港大深圳医院六月份的呼吸科,要在那过一夜就诊。

又因为自己对粉尘过敏,我还学着室友买了手提式的吸尘器,没事就吸一吸,终于不用终日与灰尘为伴了。因为它,最近有在考虑把撤下的地毯重新铺上,然后光脚进房间。

公司也是一样。上个月调完座位后,我趁着新鲜劲,弄了双显。是做什么都方便许多,例如一边查资料,一边打稿。用着用着,就又很想知道,交易员用四块屏幕是怎样的感受。

这些都很美好,在我的长居之地。虽说暂时还没有自己的房,但同样要热爱生活。我还附庸风雅地养了一株小小的多肉。只是我这人实在糙,没多久多肉就死了。

办公室同样是没有的,遑论海景。日光灯下,过习惯了。我希望自己慢些习惯,最好不要习惯,为更好的环境、更大的空间而努力。但即使如今环境一般,生活中还是可以创造出些趣味来。比如督促自己喝水,我就没用手机 app,而是下面这些十元三只的小动物。

每天喝完一杯水,我就会往小碗里丢一只小动物,三只都进碗,今天的水就补够了。